返回列表 發帖

急滄浪亭記 蘇舜欽 語譯

一日過郡學,東顧草樹鬱然,崇阜廣水,不類乎城中。並水得微徑于雜花修竹之間。東趨數百步,有棄地,縱廣合五六十尋,三向皆水也。杠之南,其地益闊,旁無民居,左右皆林木相虧蔽。訪諸舊老,雲錢氏有國,近戚孫承右之池館也。坳隆勝勢,遺意尚存。予愛而徘徊,遂以錢四萬得之,構亭北碕,號‘滄浪’焉。前竹後水,水之陽又竹,無窮極。澄川翠幹,光影會合於軒戶之間,尤與風月為相宜。予時榜小舟,幅巾以往,至則灑然忘其歸。觴而浩歌,踞而仰嘯,野老不至,魚鳥共樂。形骸既適則神不煩,觀聽無邪則道以明;返思向之汩汩榮辱之場,日與錙銖利害相磨戛,隔此真趣,不亦鄙哉!

一天路過學宮,向東看﹐草樹鬱鬱蔥蔥,高高的碼頭寬闊的水面,不像城中的樣子。水邊有雜花修竹掩映的小徑,向東走數百步,有一塊荒地,面積約有五六十尋,三面臨水。小橋的南面地勢更加寬闊,旁邊沒有民房,四周林木環繞遮蔽,探訪年老的人,說道:「這裡是吳越國王錢氏的近戚孫承右的池館。」從高高低低的地勢上還可以感受到當年的氣派。我因愛此池館,來來回回地走,捨不得離開﹐於是用錢四萬購得,在北面構築亭子,叫「滄浪」。前面是竹後面是水,水的北面又是竹林,沒有窮盡,澄澈的小河翠綠的竹子,陽光、影子匯合于軒戶之間,尤其和風月最為協調。我常常乘著小船,穿著輕便的衣服到亭上遊玩,到了亭上就灑脫得忘記回去。或把酒賦詩,或仰天長嘯,人跡罕至,只與魚鳥同樂。形體得到了休息,心靈得到了凈化;看到的、聽到的沒有邪惡,那麼人生的道理就明白了。回過頭來反思以前只汲汲於名利之場,整天與細小的利害得失相計較,反而與真正的情趣隔絕了,那不是太庸俗了嗎!
相關搜索:滄浪亭記蘇州園林,滄浪亭記 語譯,歸有光滄浪亭記

TOP

每日一讀:有沒有聽過“大豬說有,小豬說沒有”的故事?


分享話題:急滄浪亭記 蘇舜欽 語譯

TOP

返回列表